• 应朋友的要求发NM新专辑,顺便把这周常听的专辑做了个周盘点(之前说过以后只推荐下载站,资源大补系列不定期看心情更新,等啥时候有爆炸性专辑发布的时候我可能才会更新)。除了NM,本周还有很多优秀的新作(也包括个别大团的精选)!

    ————————————————————————

    Amentia - Scourge (2017)

    白俄罗斯技术残(前卫)死新作,最近好的技术残酷死不少,不过我倒是独爱这张,编曲其实更偏前卫一些,不够残酷,双嗓配置,在听惯了老死、新派残死的现在,时而换换口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封面由我此前介绍过的俄罗斯著名封设工作室Mayhem Project Design设计)

    ————————————————————————

    Donarhall - Asgardsvegr (2017)

    德国单人器乐氛围黑团前几天发行的新作(去年成立,今年早些时候发表处女作)。干柴烈火、电闪雷鸣,氛围做的有些粗犷,鼓点非常之震荡销魂,感觉有点用密集的鼓声代替人声的意思,有原始节操,也有小河畔畔的宁静、阴云稠密的凝重感。不知道合不合大家口味,我倒是听出了味道。

    ————————————————————————

    Enisum - Seasons of Desolation (2017)

    很喜欢Enisum那种空荡荡的吉他音色,旋律摇曳,波峰波谷很是清晰,由温润化入枝头茂密的针叶林里,相比两年的前作,这张新作更有咀嚼的味道。塞满荒叶的大地上,平铺开踌躇满志,欲与天公决一雌雄的对抗魄力。

    ————————————————————————

    MetalBlack - Touch Of Eternity (2017)

    俄罗斯先锋氛围黑新专,我承认是先被封面感染才去听的,结果入坑以后就无法自拔了,合成器闪烁的声效绝对是一大亮点,本周最大的亮点作品之一。时远时近的氛围若即若离,刷了50遍根本停不下来。

    ————————————————————————

    Midnight Odyssey - Silhouettes Of Stars (2017)[Compilation]

    超级喜欢的澳大利亚史诗氛围单人黑团最近发表的一张精选集,每一首歌都能勾起我们体内关于自然、幻想以及情感中如同空间失重感的暮暮怨恨。

    ————————————————————————

    Nokturnal Mortum - Істина (2017) 320+无损

    乌克兰国宝团没毛病吧,我最爱的团之一,昨天新专听完直接炸了。NM大法好,就像僵尸片里不能缺了英叔一样,我们的世界不能缺少NM。关于音乐我不发表任何评价(其实封面已经剧透,他们这次玩出了画儿来),我传了320和无损两个音质。

    ————————————————————————

    Slægt - Domus Mysterium 2017

    丹麦神团Slægt前几天发表的新专,他们现在真的是上升了一个层次,打破了黑金属固定模式的束缚,融合进了传统重金属,各种复古RIFF让人梦回老学校,开篇各种清新小调就是来调动情绪的,这让我仿佛回到黑金属刚刚起步的那个年代,各种青年才俊投身革命。在听惯了回潮敲、回潮重金属和回潮死亡,这次再来回潮黑金属呗。

    ————————————————————————

    The Ruins of Beverast - Exuvia (2017)

    近日又一张高分神作,来自德国氛围黑、厄运金属团The Ruins of Beverast的新作,这调调听起来很实验、很燥耳,灵魂转世般的飘逸,用灵车飘逸来形容绝对贴切,喃喃自语的女声像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女,遇到恶魔双双私奔,不过步履沉重,原因可能是脚脖子被装了灵魂枷锁暂时挣脱不开。远方,老巫师正在做法,简直就是斗智斗勇的过程,你争我夺。

    ————————————————————————

    Wounder - Skin (2017)

    英国单人氛围黑时隔六年的新作,有点残暴了,电汽化的冰冷科技感!英国老病人的独特气质,偷师德国钢铁技术不成,自己用新东方的焊接技术来顶替,自言自语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了洪荒之语,个别时间段有那么点DSBM的味道。听惯了自然系氛围黑、卧室氛围黑,这张简直就是车间氛围黑的代表。

    ————————————————————————

    Крада - Крысолов (2017)

    成军十年的俄罗斯异教黑近日发表第五张专辑,新作旋律非常夺人耳屎,算是本期这十张里的甜点吧。

    ————————————————————————

    好了,就发这十张,最近这周只下也没怎么听了,下次盘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一,我懒,二最近忙,三还欠了好多乐评没写。如果有什么需求可以私信我。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boQH067 密码: 6s4i

  • 若问这世间什么样的一种声音是将千种情、百种绪凝结在一起的,思前想后,似乎也只有婴儿的啼哭声最为贴切。“不知是客尘烦恼。十六观行中。婴儿行为最。哆哆啝啝时。喻学道之人离分别取舍心。故赞叹婴儿。可况喻取之。若谓婴儿是道。今时人错会。”佛家常以婴儿的啼哭去形容禅心与寓意,因为这声音中所含的悟性最为深刻,包罗万象,一声啝,涵盖了一切心中所想却又无法表达的情感与思绪,或悲或惊,或钝或忍,或嗔或娇,或饥或渴,一切所含,尽在一个啝字。

    若是加以引申,婴儿的降生,代表生命的延续与传递,前世的七情六欲以及物质世界全部烟消云散,可谓舍,而新的生命展开新一轮的精神轮回,一切欲望又开始从无到有的一轮新的获得过程,可谓得。而那一声啼,代表了多少对这个未知世界的渴望与追求,又有多少是前世迷惘遗留在新世间的不忿不舍不平不患呢!

    明代智旭大师的《法海观澜》有云:“若是根机迟钝。直须勤苦忍耐。日夜忘疲失食。如丧考妣相似。恁么急切尽一生去。更得人荷挟尅骨究实。不妨亦得觏去。莫只是记言记语。恰似念陀罗尼相似。蹋步向前来。口里哆哆啝啝地。被人把住诘问著.....”。观这波澜壮阔的世界,我们总会遇到我们所未知的事物,在那迟钝疑惑的片刻,我们恰恰如同一个婴儿一样哆哆啝啝的含糊不清,那是一种对未知客观世界的表达不清,含糊其辞,更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失落与恐惧。当我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语言去表达对未知世界的合理解释,有时,一声啝,是种搪塞,也是种舍得。舍去虚伪,获得新生。

    以上这段话,观者可以理解为一种悟道之言,而在我心里,则算是我对这个未知世界的啝言阅色。如果再将这一理解延续引申,广义的放大,是否可以去解释我们听不懂的那些声音是如何触动我们内心的。恰如你身边的一位朋友听不惯你现在音箱里播放的黑死敲氛围地牢以及暗潮实验音乐一样,“那些咦咿啊呀啊呃哦唉的唱的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你这TM听的什么鬼哭狼嚎的声音!”也许这个时候,一个啝字,是对它最好的回应。那是我们心系的血脉之声,如同流淌过我们生命里最美好的火焰之河,触动我们内心的不是词曲模式本身,而是一种情感的保罗,哪怕斑驳冥顽,我们也能从中听出只有我们自己能懂的意思。

    啝之美,千百种,或者可以理解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互讽互黑,拥护自己的孩子没对没错,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能冷静思考因果舍得的大道理,那么啝就成了无血无肉的驱壳。

    每次听到一支乐队的歌,我总会先从团名上进行思考,揣摩成军的前世今生,可以帮助我加深对音乐的理解,这次也不例外,以上的思考,都要从我听到啝乐队的音乐说起。

    ————————————————————————

    每逢佳节倍思亲,最美不过家乡情。每次听到兰州出来的乐队我都会格外亲切,论情论理,其实都说的通。在兰州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城市,曾经走出过无数优秀的乐队和音乐人,这里不再一一详赘,看到是兰州的乐队,我都会忍不住多欣赏几遍。当然客观的讲,音乐谈情,也讲理,在当今全球一体化的模式标杆面前,人们收听维度深不可测,对待评判好坏的标准也基本八九不离十,音乐质量上过不过关不是乐队自己、几个死忠乐迷就能肯定下来的,众口难调的当今快餐社会里,想要立足多变的音乐圈,没有标新立异,没有良好的口碑和人品,没有几个人热捧追随,可以说是很难坚持久远的。而当我听过啝的音乐,我绝对先放下一切主观和客观的因素,好好听上三十遍,再来评价。先不要将注意力放在乐队虾米主页上那些灵魂乐Soul、Funk、Pop Rock、China-Wave、Beijing Opera的标签,那些东西会先入为主的带坏审美节奏,听完再去评价好坏,不看别人吹,也不听别人骂,恰如我上文中提到的啝的禅意,就当作是一种新生婴儿的一声啼哭之声,没有人给你解释翻译这声音代表什么意思,几遍之后,你会自己揣摩到(剧透到此,那些金属党可以退散了)。

    2014年成军,2016年发行首张EP并进行了一轮大规模的巡演。看似年轻的啝乐队实际上并不年轻,成员基本上都有过多年的乐队以及驻场经验,这也是为什么听他们的歌感觉底蕴十足、经验丰富、编曲多元,可塑性极强。

    第一次听啝乐队的歌是一首“爱莲说”,古朴东方的幽静韵味,配合京剧唱念以及戏曲的编曲方式,宛如梦回历史长流中每一段恒古千秋,谁可记忆者,花落任风,鸟鸣入云,纵汝欲计言虑未可留,梦里万境谁记忆得,谁留住得,与我拈来一丝毫。这首歌以周敦颐的《爱莲说》为蓝本,融合京剧唱法、民乐编曲、中国风的抒情幽静旋律,配以流行化的表达,歌者留心,听者留情。

    而在乐队另一首更受欢迎的作品“捉妖记”中,乐队又将编曲升华,融合了前卫摇滚的多线层次、唱腔里的京剧元素也加入更多流行色彩,Soul、Funk等元素更是拿捏糅合的恰到好处,也许是同样是用到京剧唱法的原因,这首歌整体的感觉让我会联想到戴荃的《悟空》,但啝乐队的感觉明显是叙事化故事画面感、编曲中采用的三段不同的编曲结构,以及演唱中高亢与柔和并重交错,制造出跌宕起伏的情绪颠簸,甚至在高潮部分引入弦乐史诗氛围感,为整首歌的完整度增色不少。

    近年来刮起的一股中国风席卷了国内音乐圈,从民谣、流行、金属到摇滚,就像当年不少评论人说的那样,在历史的必然与偶然性以及自然选择法则之下,大部分此类风格的音乐人和乐队都会被淘汰干净,最后留下真正的精华。那些被扣上跟风炒作搞噱头帽子的国风乐队其实也清楚自己捧着一个烫手山芋,做好了扶摇直上,做的不好口诛笔伐,而最后留下的除了是真心热爱的,也就只有底子厚、有内涵,且常变常新的本分人。啝乐队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出现,选择了一个充满挑战的风格,从兰州出发,他们并没有选择本地流行的西北风或者摩当下流行的摩登风格,而是用一种内心的热爱去书写关于传统文化中最精髓的纯粹主义单纯抒发,这或许是一种执迷不悟,亦或是一种自信。主唱卢笛,从小科班出身,读的是京剧表演艺术,主攻净行,俗称花脸,在京剧舞台十余载,和不少同龄人一样,在机缘巧合下接触到了摇滚乐,展现个性,表达张狂,这似乎正与京剧唱腔中的舒展释放不谋而合,收放开合,一切来的都那么顺其自然。其他几位成员各自也都有儿时接受古典音乐熏陶或者多年驻场乐手的经历,对于摇滚乐以及民族传统音乐的共同喜爱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一种包容的思绪之花逐渐在心中生根发芽。在科班、专业化的基础之下,他们信誓旦旦的选择了这样一种融合式的音乐风格作为自己音乐人生路上的重要选择,除了支持,我想不出还能做些什么。虚空从本不挂针,真净何时分遍圆。在这圆心之中,啝者闻其道,如新生的婴儿用尽全心全力,表达百种思绪千种情愁,取舍有道,取真心实意,取真材实料,舍世人之言,舍前世困惑,得那个真正的啝之境。所谓,语者是不梦,拈来新条物,不旧时百目,不本然道理,所以不可追佛,不可寻祖,本性明妙。新生事物必然深受瞩目,此时所能做的,便是自已(yi)。

    乐队曾这样介绍自己:音乐没有任何国度,语言的等限制,重要的只有一点,好听和喜欢,关于风格,我们说no,就像啝听起来是个圆,包罗万象,看起来是个中规中矩的字体,踏踏实实,规规矩矩,认认真真,啝也是婴儿第一声啼哭,告诉这个世界:带着梦想,我们来了 !这恰如《辞世颂》所说:平生洒洒落落,末后哆哆啝啝。殷勤觅一把火,莫教辜负澄波。

    去尝试,去洒脱,去释放,去追逐,人生之路漫漫,啝啝一声,搭猱左科,吃十方饭,唱快活歌......

  • 2017-05-02

    黄色信封 - [原创作品]

    2121年,夜。

    298774坐在自家阳台的院子里吸着20000元包年的新鲜氧气,望着薄膜大气层近在咫尺的仿真海景,默默沉思着今天下午从267228那里听到的一句话,“今天早上298883说他在咱们小区见到有人拿着那个黄色信封了!”

    中央698套微细胞与纳米分层颗粒技术频道正在播放今天刚刚面世的最新换层筛选技术,可298774并不关心这些,但他也没有关上壁视影机,从自己所在的9224层公寓房望向小区院子里的那几颗纳米槐,脑中闪回着去年关于那个黄色信封的传说。

    听人说,有个近百年传下来的黄色信封,里面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跟这个小区的历史有关。百年前的这里,曾经是块很大的草原,那时候这里经常举办一些活动,人们自由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自由的碰撞,自由的说着自己想说的一切,听着自己想听的音乐。每年一次的活动,后来却变了味道。自从那次两个派别的人发生了摩擦,互相抹黑对方,之后每年一次的活动上这样的碰撞愈演愈烈,在几次大规模的战斗之后,两方所代表的势力被更大的势力打压,并逐渐转入地下,最终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从此以后,人们开始变得不再暴躁,生活趋于平静,人们安居乐业。但是平静的背后却埋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当年那次大战之后,有一方势力偷偷封印了一种神秘之力,等待时机的到来,用这股力量去打破沉寂。百年后,一部分拒绝平庸、拒绝俯首的人们用它重新燃起希望。

    而今年,正好是百年之时。

    298774非常好奇,他听说这黄色信封跟音乐有关,可怎们也想不透,那场血雨腥风的事件到底跟音乐有什么瓜葛。从他出生到现在,只听过一种音乐,简单明了,非常舒心,人们坐在卧室里,靠在阳台边,躺在地毯上,就可以简单的弹唱,没有什么变化无常,7个数字简单的组合就可以唱出美妙的旋律,配上通俗易懂却又直抒胸怀的歌词,简直如天籁之音,想到这里他又哼唱起来最近喜欢的一首歌曲来“5321,4321,5332,553321......”

    哼完了这首歌,298774又走到阳台边,俯视小区的院子,这是本市唯一一个拥有两米大院子的豪华公寓小区。每天望着周围林立的高楼,如同被钢铁扭曲住身躯,无法动弹,他喜欢这种被钢筋碰撞的感觉,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人们不关心他人,甚至连自己也不关心,整天回到家就干着一件事情,唱歌,回味,思考,一个人。

    298774!!!”突然听到门外一个急促的喘息呼唤声,他被惊了一下。

    开门,站着298883,喘着粗气已经说不出话来,手里拿着一个黄色信封。

    两人对视了5秒,298883冲着298774跑过去,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两个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

    “你干什么?298883你有病吗?撞我干嘛!

    298883神秘的笑了笑,比任何时候都笑的舒服。他放下信封,走了。

    298774懵了,他望着信封,沉吟片刻,鼓起勇气,拿起来,打开。

    赫然是一本旧到不能再旧的书。

  • 基本信息

    《封印之币(Sealed Crusado)》是由徐晨爔和竺一骞共同执导并领衔主演的一部宗教色彩音乐剧,张晟、陈博良、俞晔共同主演,于2017年春季全球同步上映。

    ————————————————————————

    剧情简介

    该片讲述了七国之王穆萨西(徐晨爔饰)在一次大战中遭遇重创,被部下背叛,被亲人遗弃,被心腹篡权,流落他乡,以往的信仰灰飞烟灭,就在他打算抛弃一切准备跳下墓山悬崖之际,幸得路过于此的一支队伍相救。这支叫做“Crusado Orchestra”的神秘远行者队伍,表面上看起来是远方公国罗盖的皇家管弦乐团,实则是将传说中的“封印之币”护送到穆萨西之前所统治的七国之地,打开传说中的十室,去解开那个埋藏千年的谜团,一路上面对生死离别,“Crusado Orchestra”里以海纳(竺一骞)为首的众人与穆萨西更是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谊,而一路艰险中,穆萨西又重新收获了信仰与希望,不仅重新夺取王位,铲除叛徒,更是帮助“Crusado Orchestra”找到十室,拿到了那个藏在七论书中埋藏千年的答案。

    ————————————————————————

    角色介绍

    七国之王穆萨西(徐晨爔饰)

    深受宗教礼仪的束缚,仁义理智与信仰被捆绑在未名的疑惑中无法自拔。18岁登上王位,四年后率领军队在七海之滨迎战苦修军团的挑战。期间受到女巫萨莱尔的蛊惑,听信谗言,带领先锋军在奥莱谷遭遇偷袭,后在回撤路上遭到手下叛变,亲信撒奥抢夺王位,派出部队前来刺杀。穆萨西自此心灰意冷,之后望东去往埋琥之国,后听说爱人嫁给了撒奥,自此彻底绝望,期间又遭遇百年难遇的瘟疫之灾,看淡生死,信仰遗尽。站在墓山悬崖边正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之时,忽然听到远方传来他儿时常常听到的那首“Sjunde”之歌,回想起儿时坐在父亲怀中,听着皇家乐队用提琴和管风琴演奏的那段记忆深刻的旋律,他不禁潸然泪下,经历生死之后,他唯一无法放下的就是那段旋律。侧目望去,远方的一行人身影逐渐清晰。把头的一位隐者穿着斗篷,拿着根杆子,摇晃着,哼唱着,之后一行人逐一拿着手提风琴、提琴、吉他和鼓,他们正望向自己站立的方向。

    “Plonger au fond du gouffre, Enfer ou Ciel, qu'importe?Au fond de l'Inconnu pour trouver du nouveau !”那隐者走到他身前,只说了一句话。

    穆萨西突然怔住了,他以前听过这句话,大意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没有多问,他当量着这支队伍,他们要么是一支游吟浪者组成的乐队,要么是落魄的曾经的皇家管弦乐队。

    “跳下去,你会看到黑暗,比你之前看到的一切还要黑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上路寻找答案?”那位隐者低语道。

    这一刻,穆萨西放下了以往的木讷与徘徊之心,选择跟着这位死神一般的隐者寻找关于生命的理由,信仰的答案。

    后来他知道,这是支乐团,叫做Crusado Orchestra,他们自称是死神的话筒,几位远行者组成,他们说还缺少一位首席琴师,穆萨西说他精通所有乐器,他还说他觉得只有通过音乐才能跟上帝交流,而这琴声正是万物的声音。

    自此,他们踏上了一段音乐苦旅。

    ————————————

    隐者海纳(竺一骞饰)

    原本是东南古国夏尔的王子,与穆萨西经历相似,后来修行Apocalyse灾变之道,受预言者波德莱尔的指派,将传说中的“封印之币”护送到穆萨西之前所统治的七国之地,化解世间的一切灾变,并解开万物信仰之迷。他们一路上经历无数危险,却用心中的意志以及手中的音乐作为反击的利器,最终到达终点——十室,期间还帮助穆萨西重新夺回王位,并获得友谊。依靠穆萨西的帮助,他们最终用“封印之币”打开了欲望之门,依靠信仰之力,找到了传说中埋藏千年的《七论之书》。

    ————————————

    小提琴手K(张晟饰)

    威武勇敢,果敢刚毅,一路上用委婉的琴音化解万恶之源。

    ————————————

     

    琴师Q(陈博良饰)

    笃信神明,是个无比虔诚的教徒。

    ————————————

    打击乐师J(俞晔饰)

    低调却执着。

    ————————————————————————

    经典台词: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用音乐来表达自己对于信仰和死亡的认识。我信仰上帝。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立场变得令人难以接受:我信仰的上帝,但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宗教组织。我质疑圣经上的每一句话,同时又对“弦理论”深信不疑。但是最深处,我依然相信上帝的爱,相信自己是带着原罪的,并且能够通过“自我”来完成救赎。”

    ————————————————————————

    影片结尾

    重新找回信仰以及王权的七国之王穆萨西打开《七论之书》,身旁奄奄一息的隐者海纳突然坐了起来,其他几位追随者也都簇拥在一起。他们惊奇的发现书面上赫然写着他们的名字,还有他们团队的名字“Crusado Orchestra”。打开第一页,一段话刻进了在场的每个人心里。

    “这是一部关于信仰、尊严、毁灭、幻觉的神秘之书,开启之人,即是选择之人!”

    回想起刚才的金梯之战,几人不禁唏嘘,距离真理只差一部之遥。

    此书共10页,除了首页的楔子外,中间8页每页一个章节,描绘了世间不同的情欲贪望,以教士、国王、乞丐、诗人四中视角和口吻,劝诫着,并在每段文字旁白附上奇怪的画,有点异论式的鬼魅,还有点巴洛克时期的庄严肃穆,带点人间炼狱般的凄惨,又有点象征主义的忧心忡忡。翻到最后一页,宛如一次旅行的结束、一次归途的终点、一次谈话的终章。

    “世人啊,当你看到这部书,请把它谱成旋律,赋予生命,用音乐的力量去普渡困惑的灵魂。当你用封印之币打开十室之门的那一刻,当你翻到七论之书的最后一页,你的信仰、你的真理,就变成了一种责任。请用这音乐打开真正的七论之书!”

    而在书的背面,赫然是一幅镌刻着信仰符号的画。

    影片的最后,几个人拿起这本书和乐器,一起踏上未来永恒的探索之路,那是关于音乐,更是一种信仰的探索之路。

    ————————————————————————

    主流媒体评价:

    “护送"封印之币”的路途远比获得“七论之书”要来的艰辛,每一篇章的音乐都用的恰到好处,片中的乐团Crusado Orchestra其实真实存在,正如他们的音乐赋予这部影片的内核一样,十室之门何时打开,完全取决于人们内心的挣扎何时幻灭。精彩的演绎,充满画面感的配器,恢弘的管弦乐交织,叙事风格精心编配,既有巴赫古典音乐里那种严格和均衡之美,又有一种深刻的抒情美,如同给一张晦涩渐灭的纸点上一团金色的火焰,燃烧殆尽之时,便是最为璀璨的一刻。”

    ——《天堂早报》

    “影片中受女巫蛊惑的场景正是向肖斯塔科维奇致敬的段落,在悲伤的惊厥期间隙还引用了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而对Fleshgod Apocalyse的致敬则展现了编导的驾驭能力。唱诗班宏大,女声伴唱销魂,在最后的金梯大战时那种焦灼感以及距离最后一步的期待让人充满了临境之感!”

    ——《巴洛克时代报》

    “闭上眼睛,我都能感受到如同Louis Janmot画作里的那股子痛并快乐着的浪漫主义味道!”

    ——《浪漫先驱》

    “Crusado Orchestra真的发行了一张专辑《Sjunde》,比故事本身还要精彩!我已经提前订购,而且据说即将绝版,试听过后的朋友可以自己感受(地址:https://crusado-orchestra.bandcamp.com/releases

    ——《西陆孤楼》

  • 前两个月的旋律死亡作品很难挑出好的,因为现在想找那么一张兼具传统与创新意识的旋死佳作简直比登天还难,扫了遍1-2月的旋死专辑,基本上都被各种史诗、女声、技术、氛围或者篇GROOVE类的元素抢了风头,尤其各种加特技,加特效。看看今天的人们,自拍一张,不敢以素颜相见,非要整那些乱七八糟的美图秀秀,P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了,难道要逼我做金属圈的留几手,毒辣恶评。我最后硬生生东拼西凑出十张,现在的旋律死亡,就快开除出极端金属队伍了,江河日下,怒其不争啊!我特意选了上面这张图,一图流告诉你如今的旋律死亡变成了个什么玩意儿!下面的十张,也就个别的基本满意,其他都是逼娼为良的玩笑,那些没入选的还不如这些。(也可能我今年听的少了,谁给我推荐几张1-2月牛逼的旋死,谢谢)

    ————————————————————————

    Crown The Fallen - The Passing Of Greed (2017)

    旋死班二年级新生,奥地利籍,Cremation、Python Regius、The Crimson、Ars Moriendi、Everlasting Dawn、Illuminata这些华丽学校转学过来的,什么交响、哥特阴暗气质全TM继承过来了,老祖宗的尊师重道一样没学会,每次作业考试都在老师布置的问题下面画上多余的标点符号,让他画个木头房子他非得给你整出个2000平米的城堡!

    ————————————————————————

    Dark Haven - Dark Haven (2017)

    十多年的美国籍留级生,就是太内向了,不能积极参加班级组织的各种文体活动,而且还老休长病假,今年这才是第二次参加期末考试,试卷倒是工整,论述题也倒是颇有自己的见解,语言也不华丽,审题过程明显拖泥带水,而且这孩子还有点头重脚轻,老师问他是不是也忘记了上课讲的内容了,他反而跟着隔壁力量班学起了华丽。

    ————————————————————————

    Mors Principium Est - Embers Of A Dying World (2017)

    班里的前几名的学霸之一,来自老牌学霸省芬兰,今年的期末考试拿了97分,尽管不是满分,也比平均分高了很多,更比那些旷考的好很多。

    ————————————————————————

    Mutiny Within - Origins (2017)

    美国孩子,来班里也有十多年了,他爸之前嫌他名字不好,后来改了名字,这才开始一帆风顺,参加过几次会考,成绩一般,不过这孩子性格活泼,才艺很多,时不时给班里带点丰富的表演,什么前卫、核,班主任不喜欢的东西他都会,也是前几年班风不古的主要受害者之一。跟他说了,孩子你技术底子不错,可他就是不听,后来还学了点钢琴,弹的不精,说什么陶冶情操。

    ————————————————————————

    Parius - Let There Be Light (2017)

    这孩子有点可惜,平时学的很扎实,背诵公式一字不差,而且还能随机应变,可惜这次考试题做了一半就跑了。希望下次大考能够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听说平常在家边写作业边拉小提琴,说是性格有点暴戾为了中和。

    ————————————————————————

    Ritual of Odds - Ritual of 9 (2017)

    希腊老生,基本上保持每次会考90分水平,日常较为朴素,不显山楼角,勤奋好学,不耻下问,尊师重道。

    ————————————————————————

    Scenario II - A New Dawn (2017)

    荷兰老留级生,1991年以Aura的名头混迹社会,后来假装洗心革面,2006年改了现在的名字,两大恶习至今难戒,一是跟隔壁女生早恋,经常带到本班教室,二是随时携带管制武器——大长鞭,喜欢在人面前左揽美女、右舞长鞭,自诩英武雄伟,然而观察多日,其实也算是内秀之人,感情真挚,考试前突击复习,最后的答卷颇有传承史诗柔情之美。

    ————————————————————————

    Sunvoid - Through the Dazzling Illusion (2017)

    8年前就入校了,西班牙转校生,跟本班另一同乡Dysnomia走的很近,爱好广泛,但是今年才第一次参加考试,深受古典氛围熏陶,爱好钢琴,性格柔弱,慢条斯理,怕是哪天想不开转到隔壁厄运死班。

    ————————————————————————

    Thread Of Omen - Vindicta (2017)

    看在这是南非来的穷苦孩子想推荐进班委会,后来听说这孩子其实是个欧洲血统的移民考生,基本功还是不赖,就是不怎么爱说话,什么事情都喜欢埋头实干,年轻气盛,跟高年级技术死班的大孩子们学了点本领,倒也不惹是生非。

    ————————————————————————

    Undrask - Battle Through Time (2017)

    2013年转来的美国新生,后被评为新晋班草,外表潇洒,风流倜傥一人,平日里看着和蔼干净,聪明伶俐,就是身体太过单薄,以后还需要高强度的体育锻炼增强自身体魄。

    ————————————————————————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dEI45RN 密码: gyg7

  • 鼓楼东大街灰墙青瓦之间,绿树掩映之下,古都肌理清晰可见。自1271年元大都建立以来,根据都城“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建制原则,处于皇城正后方的鼓楼大街正是“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道路两旁商贾云集,人流熙攘,胡同里云集了权贵和功臣们的高宅大院和普通百姓的素雅民居。作为北京最古老的商业区,这里总是一幅客流不息、游人如织的景象,正所谓“万贾云集,人文荟萃”。

    然而这一切繁华平静的背后,埋藏着一次涌动的暗流。

    2017年某日,张不浊像往常一样,正午当头之时来到东大街靠西头的第一家酒馆里,喝着他最喜欢的酒,只不过这次他身边多了个身影,一位从遥远西边前来拜访他的朋友。

    眉头紧锁的张不浊喝了大半瓶酒后,才缓缓顿顿的开口:“我觉得,除了酒精,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人敞开心扉的好好说话了!”

    朋友迷惑的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恩....你最近又有什么不祥的预感了?”

    “还是你懂我,每次有那种感觉的时候,我都会找你来聊聊,也只会找你聊聊.....”不浊抿了口酒,声音又压低了不少。

    “这次看到了什么邪魔妖道?说说看,看我们能做点什么?”朋友肃然起敬,他最近几年最大的兴趣就是听张不浊讲在梦中预见到的事情,那梦境描述的非常真实,仿佛就发生在眼前,而且每次的时间都很固定。

    “这次梦到的时间还是4月23日,晚上7点半!”张不浊这句话说出来以后眉头锁的更紧了。“你还记不记得我告诉你,每次我进入那个梦境的时候,脑子里都会出现4月23日这个时间数字,然后我就会开始经历不一样的事件,非常真实,一刻也停不下的那种!”

    说完,张不浊握紧了拳头,重重敲了敲桌子。他这些年来每到那段梦境里的日子,就如同经历过不同的生命体的一天,那又长又恐怖的一天。

    “我记得你第一次做梦是前年,当时你说你梦到自己在一个岛上,周围都是大胡子高个子的外国人,他们拿着武器,追着你跑,嘴里念叨着什么你一句也听不懂。过去两年了,你看我还记得,对了,你说第一次你就在梦中听到了那个时间,4月23日,太阳就要落山的时候!”朋友非常严肃的说着,这和他前几次来拜访张不浊时那种戏谑调侃的语气完全不同,这次他选择相信。

    “是的,那梦里的场景我永远忘不了,后来我学了几种语言,才知道,那帮人是毛子,他们喊的名字是库页岛,而我似乎是被他们杀死的岛上最后一个中国人!”张不浊边说,边回忆着那梦里的场景,依然清晰的历历在目。

    “后来的说你还梦到自己亲历了印尼反抗荷兰殖民的亚齐战争、汪精卫谋刺载沣、解放南京、葡萄牙的红色革命、北海油井爆炸等等,对了,你还说你看到一个孩子出生,你后来根据你看到孩子样貌、他父母的信息知道了那是美国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主犯麦克维!”朋友帮张不浊回顾了他以前的所有梦境,“而且,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全部都是4月23日!”

    待朋友说话的工夫,张不浊一言不发,把剩下的半瓶酒一饮而尽,过了很久,才开始缓缓的说道:“那些可能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发生的,每一件都是发生在4月23日那天里最恐怖的事情,那是战争,是混沌,是刽子手的屠刀,是一次邪恶欲望的破壳而出,我梦到自己满身是血,最后都以倒在死人堆里结束。这是一种暗示,或者是一次上天给我的洗礼,也许我梦到的正是我前几世里的不同角色,我看到了他们或者说是它们,那些挣扎着用欲望填补空虚,或者说被那些欲望控制的傀儡帮助魔鬼去完成对于混沌世界的战争践踏。今天的世界,不再需要战争,因为我们的欲望已经不再混沌了!我们自己的需要,我们靠双手去得,不需要再去掠夺,或者踩着其他灵魂鲜血上位!”

    也许在这一世里,我们每一个人都像张不浊一样,活在恐惧的过去,却又期待下一秒,我们不再昏暗的混沌世界里虚度着。

    “那么今年的这个梦又是什么呢?”朋友充满了好奇,贪厌的询问。

    “今年的梦境,我想在4月23日那天揭晓。那依然还是由混沌战争欲望搭建起来的场景,那里有贪欲和迷途,有寻觅和祈祷,战争也许需要反抗式的以暴制暴,但我不选择拿起武器,而是另一种方式,去化解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仇恨,用宣泄,带着大家,去解除这场千古梦境!”

    张不浊突然站起来,大喊:“ANIMOZITETA KHAOTIC FVKKING WARLUST! ANIMOZITETA混沌的战争欲望!

    O2017年4月23日晚7点半 !北京MAO LIVEHOUSE! 我们不见不散!”

    那一刻,他就如天捷星下凡一样璀璨耀眼!

    “那么这次演出就你一个人上?”

    “不,集结了国内新老顶尖阵容,我们一起打破混沌方圆!”

    “那么包括哪些乐队?”

    1、祖先乐队(Ancestor)

    尽管这两年各地的回潮老派鞭击金属乐队风生水起,祖先依然是国内各个重要金属演出的常客,活力依旧不减当年。墙东先生陆文圭曾预见到了这支充满传奇色彩的乐队一世英名,赋诗一首:难窗夜半同起舞,竟镶祖先生著鞭。 去乘录駬首燕路,归骑赤鲤游琴川。 暮年离虽意鲜叹,追思得失空长叹。 采芹思乐统且歌,梦逐飞絮逢处鞍。

    2、死刑乐队(DeathPenalty)

    死刑乐队深受激流敲击众神,和来自冰天雪地的北欧黑金属以及各类极端金属的影响。在死刑的音乐中你可以听到激流金属的速度段落、黑金属的黑暗邪恶段落,死亡金属密集压抑段落,前卫金属天马行空的段落。

    3、异常感染乐队

    国内极其罕见的女声SLAM系残死团,现场变现极具张力,放眼国际都有足够的竞争力,这次登上这场混沌舞台的演出,能否激发出雌雄荷尔蒙的组合发酵,我们拭目以待!

    4、着魔乐队(Obsession)

    成立于2016年的着魔(Obsession)乐队其实并不算新人,他们在乐队完全成熟之前也同样经历过人员变动、风格演变过程中的磨砺苦寒,沉淀过后,去糟粕,得心传,终于花开绽放。值得一提的是,Obsession这个名字有很多国外乐队都喜欢用,有点群魔乱舞的意思。《骂意经》中曾将魔分为天、罪、行、恼、死五种,在我看来这正好让我去区分加上MA里记载四支国外的Obsession一共五支乐队,行者无疆无欲,却是有着自己的道义,观我天朝着魔(Obsession),近来逢酒便高歌,醉舞诗狂渐欲魔,他们不关注宗教,不关心政治,不是原罪主义者,主张自然法则,万物平等,对一切自然万有的信仰,崇尚与生俱来的智慧,自我主宰灵魂与生命,并有对狡诈人性的刻骨仇恨,对伪善规则的蔑视,及人类自身阴暗面的宣泄,这恰恰对应着知行合一的道义准则,无欲则刚,而在面对世间的无脑愚民的丑恶嘴脸时,他们选择拿起琴和鼓,拿起话筒,支撑起属于自己的疯魔舞台,批判这乱世节操。

    5、Dress code乐队

    别以为我们会在这次演出里搭配点法式红酒的浪漫烛光好让那些约炮男女们肆无忌惮的媾和!这不是那支法国爵士团,而是一支他妈的快乱狠的硬核团!以喝啤酒维生的北京四人组DRESS CODE,会将fastcore/hardcore/power-violence强行灌进你的喉咙!乐队成员来自美国,加拿大以及澳洲,这些老屁股们玩过的乐队名单比他们贝斯手的前任女朋友名单执要长!当DRESS CODE离开的时候,你的身上会汗渍斑斑,沾满啤酒,绝对是最他妈美妙的时刻!

    6、月蚀乐队(Eclipsia)

    成立于2016年6月,经过几番成员变动,现乐队阵容定为四人。起初乐队成员主要受Dissection、Immortal、Slayer等老牌乐队的影响,继承了Black,Death&Thrash(即俗称“黑死敲”)的优良传统风格,后因人员调整改为纯粹的黑金属风格。虽然成立时间较短,乐队正处于萌芽发展阶段。但是,我们对极端音乐有一颗炽热的心!我们诚挚的希望届时到场的每位观众都能跟我们一起发自内心的甩起来!Thrash till Death!!! 

    7、张不浊和他的神秘好友

    本次演出的幕后推手,化身邪恶的欲望,藏在上述某支乐队的混沌面具背后,以暴制暴的为你们化解这次梦魇,化解干戈!

    至于他的那位朋友,他说不定会为了寻找管乐4月23日背后的故事而出现呢!

    ————————————————————————

    经历过三月的开怀狂躁、烈酒洗礼后,四月将有一次余温之旅等待大家,刻在天地会脚底的反复清明已成过去,而今的清明过后,五一之前,金属党的春天里又多了一次扎心的选择。可谓天地红花叹清明,金属献礼祭浊魂。ANIMOZITETA带你引爆四月最后的冲动!

    梦境时间:2017年4月23日晚七点半

    梦境地点:北京MAO LIVEHOUSE(鼓楼东大街111号)

    主办:ANIMOZITETA厂牌

    预售:60/现场:80 购买预售请点击链接或扫码: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8FZLRX&id=547288538834

    福利:转发此文并@ 三位好友,我们将抽出两位幸运的朋友送出演出票,另外西陆本人手中还有三张赠票,将会在微博下方评论楼里选出最佳评论者送出。

    预言:本系列演出今后每年将会定期举行,今年的小试牛刀以后,今后的演出阵容将会空前强大,而西陆本人也将作为该系列演出的特约嘉宾作为现场主持,并提供抽奖谈心开光等特殊服务。敬请期待!

  • 序言

    Sangre de Muerdago(槲寄生之血)如同一位穿越迷雾森林的灵魂旅行者,用游吟诗人素有的直白简约普度众生,亦或是一位横渡七王之海的光明使者,让云中看客、雾中孤鹭、黯淡星辰从此不再迷惘。此刻,我写下这篇随想淡评,用我的笔触去挑起多年来那份心中的执迷。

    当我们想去窥探一支乐队的风雨变迁以及星光灿烂的背后故事,不如先去了解那种音乐在历史长河中经历了些什么。我不是一位专业的历史研究者以及评论家,只是希望用我微不足道的历史潜台词,去解释一个谜团,太平盛世、战火消停的今天,为什么还有一种温存的英雄主义和骑士风度情怀指引着人们去创造希望。这篇文章,算是给我自己一个答案。

    ————————————————————————

    第一章 熙德之歌

    了解历史的朋友自然知道,作为首个也是最大的殖民帝国之一,西班牙在鼎盛时期控制了近八百万平方英里的土地,涵盖了全球12%的人口,有过辉煌的历史,然而在其弱小之时,也曾受到过异族的侵略、压迫和统治,这支异族便是摩尔人。在那段屈辱但坚强抵抗的岁月里,英雄主义成了当时团结一切的核心主义,压迫中,也只有用一种精神去带动大家,激发人民内心中的强大潜力,直至胜利。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艺术家们便以此为背景创作出了更加直观的诗歌载体在人们心中传颂着,具象化的载体能够加快这种意识的广泛传播,于是,与法国的《罗兰之歌》(1080)、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1200)并列为中古欧洲的三大英雄史诗之一的《熙德之歌》由此诞生了,战时作为精神力的号角,战火更是作为民族象征意识的旗帜,它是西班牙文学史上最早的一部史诗,更是迄今保留最完整的一部游唱诗。

    看过这部史诗之后,我发现如今不少新民谣作品的词与其意境非常相似,贯穿着现实主义精神,描写人物生动真实,具有典型意义,而且还如实地反映了西班牙当时的日常生活、风俗习惯和人们的精神面貌。作品的语言淳朴自然,笔法简练生动,许多场景,寥寥几笔,便形象地展示在眼前。如果配上简单的旋律木吉他哼唱出来,你会发现它跟当下我们听到的一些新民谣作品如出一辙。这也许就叫做根源。

    另一方面,侵略者摩尔人带给西班牙的除了战火,还有他们的文化艺术。兴盛于11~13世纪末的游吟诗人的艺术创作最初正是受到了一部分西班牙摩尔文化的影响。那些带有艺术气质的人群,他们中有贵族、骑士阶层或封建王侯,当然也包括一些有才能的下层人士,他们既是诗人又是音乐家,给英雄主义或者其他方方面面展现生活的态度配上统一的书面语写作歌词,再谱上曲,在宫廷中或在经常举办的赛歌会上亲自演唱或雇流浪艺人来唱,之后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开始传颂到民间各处,越来越多的市井青年、游历四方的落魄贵族或者流浪艺人们带着这歌开始传唱四方。以上述的《熙德之歌》为例,最早的游唱诗歌为了进行口头吟唱,因此,主要要求顺口动听,并不太注意韵律,每行的音节也不固定,有时相差很大。由于演唱没有固定的场所,听众十分庞杂,秩序又不好,演唱者为了将故事的情节交代清楚,常常将某些重要的段落重复吟唱。因此在今天,每当我们听到一首木吉他配器辅以干净动听的新民谣歌曲用简单的重复段旋律不断吟唱相同的几句歌词却给人一种崇高脱俗的意境,总会将其描述成一种古老篝火旁游吟诗人的口吻。而游吟诗人这个身份,也成了一种延续至今描述众多民谣音乐风格的重要形容词。

    从《熙德之歌》里展现出的英雄主义尚武精神,到和平年代里的侠义精神和骑士风度的衍生,从贵族之恋的深切追求,到社会、政治、道德、文学、战争、宗教和大自然等诸多方面,其中心思想其实都是爱,从狭义的美好小爱情,扩展到史诗化、广义式的博爱、大爱无疆,而随着歌词上的主题发散越来越宽广,对于词曲协调、音乐的美感程度也开始越来越追求平衡,乐节完整, 段落分明, 节奏清楚, 调式终止明显。而今天我们所听到的不少音乐创作,与当时的那种主题思路正是如出一辙。

    作为历史的一部分遗产,游吟诗人们将一部分社会上下层中的梦想家、艺术家、诗人、落魄贵族、游侠骑士心中最神圣、最伟岸、最高贵、最无畏的那部分情怀收集起来,唱出一种流传、一种传承、一种精神的传递,更是一种历史的变迁、自然的流离、时间的流逝,而这,恰恰是那些最纯粹的音乐创作者们所追求的最崇高的境界。

    在我看来,Sangre de Muerdago恰如一首《熙德之歌》,可他既不是反抗压迫的英雄主义者,也不是一位自白幻想家,他只是一位与鸟兽为伴的孤独旅行者,无畏的探险家,用音乐记录夜与昼更替之前交汇的瞬间,为人们点亮灵魂,用一种自然现实主义的方式驾驭的骑士风度。

    ————————————————————————

    第二章 邂逅槲寄生

    加利西亚翠绿的山峰与低谷,高耸的悬崖,古意盎然的小礼堂和班驳的十字架,富有诗意的薄雾和如画的古老树林,还有埋藏在这里的神话传说。这一切时常令造访这个城市的人产生如同置身于爱尔兰而不是西班牙的错觉。在这样一个西班牙西北偏北的地方,多少年来,人们用最淳朴的声音唱出心中的幻想与惆怅,一切对于大自然的崇敬之情以及对多少年前英雄主题里保家卫国的故事全部化作美妙的音乐,回荡在悬崖的顶端,在森林的深处。Pablo C. Ursusson,一位土生土长的加利西亚人,如同一位新时代的游吟诗人,他将自己的音乐描述为“stands on the wild side”,那是唱给所有站在旷野边回头望月的人们最好的歌。

    怀着音乐冲动以及艺术理想的年轻人Pablo和他的音乐伙伴Jorge在2005年决定将大家商讨后的音乐方向付诸实施,于是决定成立起一支乐队,但由于大家天南海北的无法经常聚首,直到2007年才录制出了第一张DEMO,期间一位帮忙录音的打击乐手Dani给乐队起了一个大家都很满意的名字——Sangre de Muerdago(槲寄生之血)。

    欧洲人对槲寄生有种莫名的感情,它代表着希望和丰饶,被称为“生命中的金枝”,但在北欧神话中却成为死亡的象征,奥丁之子光明神伯德被火神洛基以槲寄生制成的飞镖射死,后被其母亲被眼泪救火,此后西方便流传开一传统:女子如果站在槲寄生悬挂的地方,旁边的男子便可走上前去亲吻她(哈利波特里的一幕大家可能还记得,这里的槲寄生象征着生命的繁衍)。而在不少欧洲国家,槲寄生则被当作一种辟邪之物。也许是槲寄生这种亦正亦邪的象征意义,与鲜红的血液组合在一起,取名Sangre de Muerdago(槲寄生之血),所追求的意境与其音乐不谋而合,时而阴暗愁默,时而明媚希望,旷野悲凉,悲喜交加,如同爱神弗丽佳用悲痛的泪水救起儿子后寄予希望,当槲寄生的枝条刺透生命的驱壳,滴下的鲜血反而会让人们不放弃希望,用永恒的诺言重铸生命。其实Sangre de Muerdago(槲寄生之血)这里的血并不是来自槲寄生自己,而是他所刺过的所有灵魂。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对于乐队名字的理解,至于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还要问问Dani自己。

    年轻时的Pablo也意气风发过,也像无数懵懂探索未知音乐理想的叛逆少年一样挥舞着电吉他,宣泄着自己躁动的青春年华,在非主流生活的道路上灰头土脸,深受那个年代里无政府主义朋克运动的启迪,再加上本地加利西亚民间文化的影响,大批不同风格音乐的交替穿插,他开始接触并喜欢上了不同风格的音乐,后来玩的以硬摇和金属为主,当然在那样一种毫无头绪方向的时期,他还认识了不少有着相同理想的朋友,其中就包括Jorge。两个人在共同的音乐理念驱使下达成共识,探索一种简单直接、即兴不附庸的方式。2007年的一天,他们俩加上那位打击乐手Dani在喝了不少葡萄酒之后,借着聊高兴的劲头,用一个3欧元的电脑麦克风和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旧电脑上,用了一个深夜的工夫录出了第一张DEMO,纯即兴纯器乐,毫无掺杂,尽管效果极其简陋原始,但是他们新的音乐方向就此打开。

    那一刻,这颗槲寄生还没有刺进人们的灵魂流出血液,只是单纯的想用槲寄生为自己的音乐理想舒筋活络,距离这种药物的后续几种疗效活血散瘀等还有一段路要走。

    ————————————————————————

    第三章 狂野与悲喜

    2009年,对于Sangre de Muerdago来说是悲喜交加。这一年他们录了乐队首张同名全长专辑(2011年发行),同样在这一年,成员Jorge离世,对乐队以及Pablo的打击可想而知,2009年到2011年间,乐队处于停滞阶段,而Pablo就像一位归隐的骑士,住在大山里,每天坐着篷车里抚琴思考,毫无目的。Pablo曾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到以后会不会有一天将Sangre de Muerdago解散,他说道“这不会发生,Jorge去世时,我将乐队视作了终生誓言。也许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停滞归隐,但会永远存在下去。”

    也许是那两年思考了种种,带着对Jorge的誓言,2011年,他们的首张同名专辑发行,获得一致赞誉,宛如一颗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

    当你听说了这段故事,再去听这张专辑,带上更多的思考与悲喜交加的情绪,也许会收获更多。

    Sangre De Muerdago如同一个精灵,站在人们内心的旷野一面,站在悬崖顶上,又或是站在树林深处,用婉约的Galician Folk治愈心中的忧伤,随风翩翩漫游,起舞,去爱。他的音乐中仿佛有种灵魂,通过旋律、歌词或是演唱如此清晰的涌现出来,听者无不被感染,更多元化的器乐组合也让他们的音乐更加圆润,充满古典气息。古典气息的木吉他辅以婉转优雅的提琴和小憩的笛声,一起营造出唯美史诗。在他们的第一张专辑中,他们还在探索,带着一种痴迷执着、带着好友的期待,带着忧伤与眷恋不舍,然而更多的悲已经被一种希望之美慢慢柔软化,誓言不悔,寄托哀思,深沉的浅语和声,密布的重复旋律仿佛灵魂上空盘旋的一缕阳光,周围的黑暗自此不再孤单。

    在Sangre de Muerdago的音乐风格标签表里,有着诸如celtic folk、magic、nature、acoustic、forest folk、neofolk、psychedelic、dark folk等多种元素,除了那股子忧郁气质以及常年接近大自然变得心胸开阔、思考过生离死别后性格变得豁达开朗以外,Galician Folk的根源化足以概括全部。加利西亚的音乐是多种因素互相作用产生的结果,首先是来自重洋之外的爱尔兰、苏格兰和布列塔尼的凯尔特音乐的影响;为朝拜圣詹姆斯在圣地亚歌的坟地,而按着星图去到加利西亚大陆尽头的朝圣者们,把他们的环游整个欧洲所得到的音乐感想在11世纪带回了加利西亚之都,这次经历也可说影响深远;从南方流传的佛拉明哥也是功不可没;最后一个功臣就是去到加利西亚第二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百万移民,他们从拉丁美洲带回来的极具特色的拉丁美声为加利西亚音乐添上了绚烂的色彩。受到凯尔特、爱尔兰、苏格兰三地的民谣风格影响,再加上欧洲其他各地的音乐元素,以及拉丁音乐中的自由豪迈,全部都注入了以加利西亚民谣为根源的Sangre de Muerdago音乐灵魂之中。而在器乐上,Sangre de Muerdago也主要以手风琴、摇铃、长笛、提琴、扬琴等轻松淡雅为主,音色朴实抒情,写意兼具浪漫情怀。另一方面,Pablo年轻时可以说对音乐风格是来者不拒,葡萄牙民谣法朵中的哀伤洋溢、弗拉明戈中的浓情小调、六七十年代的迷幻民谣、一些老文艺片里的原声音乐等都给了他一定灵感,再加上对于书籍和绘画作品的欣赏以及游离四方山河林间的所见所闻,都成了他音乐创作中的灵感来源,带给他一切启示,爱、启示、团结、守护、自然、友谊、神话、奥秘、谦逊、根源元素、关怀、守诺,而这些启示除了影响着他的音乐,也影响着他对生活的态度。

    2013年,乐队录制发行了第二张全长专辑《Deixademe Morrer no Bosque》,小河潺潺,意境幽静,如同抚慰心灵的诗歌,平仄顿挫,带着一丝禅境,如同抚慰心灵的甘泉,不泛一丝涟漪,徘徊在梦想漩涡之中,弦乐迷离悠长,并不附庸风雅,去思考、感悟、铭记,生死别离,在崎岖逆境中举杯不语。在完成这张专辑之前,乐队经历了一次漫长的演出,在瀑布后、洞穴里、山顶上、木船上、教堂里、火车、蒙古包、森林里,他们穿越一切充满神秘、神圣、神奇的地方,演出的同时在感悟音乐带给自己以及人们的不同心境,这或许也同时成为了他们音乐创作里最为实践探索精神的一面。抒情的同时,也在海纳百川的接纳一切周遭情绪与自然人文风貌。由此,这张更具自然纯粹主义作品得以展现在我们面前。

    2014年,乐队发表了单曲《Nas Fragas do Río Eume》,这是一张致敬作品,不是对人或事物,而是对乐队成员心目中最神奇的森林致敬,灵感来自树木、动物、河流和传说。同年,他们与志同道合的乐队Novemthree合作了一张Split作品,在这次合作中,两支可以说最纯粹的乐队带来了一次纯粹的自然崇拜式的根源式表现,他们将Galician Folk中的风轻云淡展现到淋漓尽致,弦乐如满月,思乡之情跃然曲中,清新入耳的旋律让人无法忘怀,如同穿越山河古镇,停靠在湖边的轻舟随波轻碰岸头,独坐其中的浪子诗人将无限憧憬写进诗歌,唱给天地。在这张作品里,Sangre de Muerdago更像是一位治愈者表达感恩谢意,对象便是这自然万物,手指轻抚泥土,落叶与细雨交织着轻轻掠过头发,对生活的仇恨敌意就此消失,如同参加挑战生活煎熬的庆典,当心灵敞开,放飞自我,一切煎熬就此烟消云散。

    ————————————————————————

    第四章 源与根

    2015年,乐队发表了迄今为止最好的一张专辑《O Camino das Mans Valeiras》(《The Path of Empty Hands》),和之前的作品相比,这张作品注入了新元素,却也保留了一些旧的模式,可以说是一张承上启下的里程碑式作品。两袖清风、翩然若离,这种状态同时也代表着重新开始,是种希望,也是种态度。也许我们手中一无所有,但是我们的内心充实而富有生命。如同以一个荒野流浪者的口吻,乐观积极的面对一切,支撑其中的,便是他周围的万物,那是这片虚无荒野赐给他的精神属性。 这张专辑获得了业界内外一致好评,FAUN的Oliver评价说“这是一张宁静又感人的民谣作品,就像黑夜里点一支蜡烛再配上一杯红酒那样完美!”AGALLOCH的Don Anderson表示“Sangre de Muerdago的音乐有灵魂,乐队在词曲创作和表演上很清楚自己内心想要表达什么,而且团结一致去用集体的力量创造出来,让听众不由自主的被打动,很少有乐队会这样毫无掩饰的展示自己的灵魂,他们很真诚!”

    在我看来,这张专辑像是一次单方面的内心表白,但不像以往那样带着一丝孤独的别离忧愁,这次完全舒展开来,是那种甜蜜的承诺,作为一个流浪者,内心千千结里,释放的全部是以往最美好的爱意,对世界、对自然,以及对人。就像蜷缩在火堆旁的情人间在低声密语,以往那种废弃草堆、扭曲的苹果树、孤独的独行者画面感一去不返,那种弥漫着由破败的雪松云木腐败后堆积成的沼泽气味早已消散,那位孤独的浪子终于彻底明白,在默念过儿时最熟悉的奇幻神话故事桥段无数遍后,靠坐在一堆蕨类植物和图腾般朽木组成的临时落脚点上轻声发出颤音,呼唤一个灵魂,这更像是一次仪式般的祭祀,放下过去,注视着前方的翠柏之山。

    这张专辑之后,Sangre de Muerdago嫣然成了业界传说。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再去赞美他们,毫不客气的best love大名单。

    Sangre de Muerdago在去年底发表的EP《Os Segredos Da Raposa Vermella》介绍中写道:“在人类开始用混凝土和钢材建造之前,早在机器统治之前,蒸汽机车就被发明了。有一只红色的小狐狸,居在伊比利亚西北的森林,那是一个被人称为为加莱科斯的地方。这只红狐狸喜欢听树叶和石头发出的旋律,喜欢听溪流和花朵唱出的歌声,她总是一边唱着歌一边吹着口哨,穿过森林寻找食物并期待着奇遇。直到有一天,她知道了这片森林外还有比她以往听到的还要多的美好声音,比她在这片森林里见过的狐狸还要多,比她见过的乌鸦还要多的声音。她害怕以后听到的声音太多而忘记过去听过的那些美丽旋律,于是决定写一本书记录下她最喜欢的歌曲,那是一本用一层层苔藓和桦树皮做成的书,他在书里记下那些旋律并配上图画。多年以后,我们试图去理解这些曾经几乎绝迹又重见天日的动人旋律,尽管这些被记录下来的音符也许已经遗失了一部分,但留存下来的是最淳朴古老的本质。我想我们要用它来纪念那只红狐狸。小狐狸曾说:“唱呀,向月亮唱,向树和星星唱,因为他们的歌永远不会消失。””

    这段话,便是这张作品最纯粹准确的解释,用最传统的、根源化的旋律去纪念加利西亚民谣的历史,去永远保存那段旋律。那是祖先力量的无尽源泉,他们如同在寻根问祖,将祖先的意志通过音乐传达到人们心中,一种延续和寄托。也许这意味着Sangre de Muerdago今后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本土传统民谣的传承与探索中去。

    Sangre De Muerdago是启示路上的一个入口,是一种直达目的的工具,而这路上的终点,或许就是红狐狸的那本书。除了开启那个入口,别无目标。 此时此刻槲寄生让树下的路人驻足,收获爱与希望,感受悲喜狂野,并用那顿挫穿透人们的灵魂,滴下的血为那些未知恐惧的人们染成一条希望之路,用永恒的诺言重铸生命。这诺言对于他们自己而言,或许就是一种根源传承,这根源的那一边,其实是本灵魂治愈书!

    ————————————————————————

    终章 

    思前想后,Sangre de Muerdago的意境与王维的《青溪》不谋而合,那是一种喧闹与沉郁的统一,活泼与安详的揉合,幽深与素静的融和。用一种自然笔触来印证自己的素愿。青溪之淡泊,喻自身之素愿安闲,Sangre de Muerdago也恰恰是以追求原始纯粹的根源之宁静,表达自己追求独静的希望。两种形式的表达都是自然清淡素雅,写景抒情皆轻轻松松,韵味却隽永醇厚。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

    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

    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 今年到现在听硬摇不超过20张,不过还是想来推荐其中的十张,本来想做纯HR,最后不够就拿AOR和MR来充数,见谅!

    据我观察和预测,今年的硬摇市场基本上要被瑞典和美国平分了。

    还想去曼谷的Hard Rock Cafe玩!

    ————————————————————————

    Age Of Reflection - In The Heat Of The Night (2017)

    瑞典旋律硬摇,男声音高带着一丝沙哑,曲调中规中矩,总感觉有点收,也就是缺点奔放感,几个老乐手浓缩多年的人生阅历都在里面了,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再奔放。有八十年代的浮华,pure British AOR+power of American hard rock,再撒点新时代的调料包,一锅new era of Swedish melodic rock也就炖出来了。

    ————————————————————————

    Bonafide - Flames (2017)

    瑞典硬摇,old-school,八十年代老硬摇的味道,尤其编曲和人声,室内版的AC/DC!

    ————————————————————————

    Confess - Haunters (2017)

    还是瑞典硬摇,Confess这张新作比以往来的更直接,更重更躁动,传统味儿里加了点辣椒配合使用,瑞典系旋律党的盛宴!

    ————————————————————————

    Electric Guitars - Rock'n'roll Radio (2017)

    丹麦二人转,Soren Andersen (Glenn Hughes, Mike Tramp, D-A-D) 和Mika Vandborg两位丹麦著名的吉他手搞基计划,Classic Rock的调调,布鲁斯硬摇的韵味十足,大段的琴艺对飚,各种洒脱。

    ————————————————————————

    Jack Russell's Great White - He Saw It Comin' (2017)

    美国硬摇大白,Jack Russell和他的Great White乐队,美式硬摇那种抒情风,编曲更是精致,各种层次变化,吉他音色柔情。

    ————————————————————————

    Place Vendome - Close To The Sun (2017)

    Helloween前主唱Michael Kiske领衔德国旋律硬摇战斗机,第四张专辑如期而至,从去年关注到今年,行云流水,可以画圈的地方太多了。

    ————————————————————————

    Pride Of Lions - Fearless (2017)

    Survivor吉他手Jim Peterik领衔美国旋律摇滚、AOR,致力于"my vision of the best elements of the great melodic rock era of the 80’s, updated of course with more modern production sounds",这几张专辑听下来,相当有份量。新专辑同样是传统与新浪潮化旋律摇滚浓缩化的教科书式作品。

    ————————————————————————

    Thunder - Rip It Up (2017)

    英国硬摇团新专辑,pure British味道,传统人声味儿,编曲里也是老式前摇的感觉,最近都是一年一张专辑的速度。这张里的RIFF我能给一万个士林赞。

    ————————————————————————

    Tokyo Motor Fist - Tokyo Motor Fist (2017)

    美国明星旋律硬摇团,旋律记个二等功,成员记个一等功。

    Ted Poley - Vocals (DANGER DANGER)

    Steve Brown - Guitar, Vocals (TRIXTER)

    Greg Smith - Bass (TED NUGENT, RAINBOW, ALICE COOPER)

    Chuck Burgi - Drums (RAINBOW, BLUE ÖYSTER CULT, JOE LYNN TURNER)

    ————————————————————————

    Unruly Child - Can't Go Home (2017)

    另一支明星硬摇团,比Tokyo Motor Fist更温柔一些的旋律,传统的色调反而吸引人,尽管星光不如上面的耀眼。

    Marcie Free - Vocals (KING KOBRA, SIGNAL)

    Bruce Gowdy - Guitar (STONE FURY, WORLD TRADE)

    Guy Allison - Keyboards (LODGIC, WORLD TRADE, DOOBIE BROTHERS)

    Larry Antonino - Bass (PABLO CRUISE)

     

    Jay Schellen - Drums (HURRICANE, WORLD TRADE)

    ————————————————————————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pL0iIpX 密码: a223

  • 前炎:

    新年伊始的两个月,黑金属党的盛宴,优秀作品不计其数,大概听了两百多张,然后整理出16张个人最喜欢的作品,这次我把先锋、交响、旋律等风格的也混杂进来,因为懒得再开新系列了,民谣维京异教类还是会单独写一期。资源大补系列,补补你的耳朵和硬盘。

    作为已经转型成黑.金属段子手的人来说,发这样一篇总结很有可能被人误以为又来黑金属,“这是一种严肃主义音乐,所以少TMD说那么多废话!”所以我不再吹毛求疵,也不再胡乱写段子语气调侃,走马概括。

    如果你发现我喜欢的东西不够畜,欢迎推荐。

    ————————————————————————

    Acrimonious - Eleven Dragons (2017)

    希腊Satanism, Occultism黑金属乐队,第三张专辑,他们印象中的龙似乎象征着古老东方的神秘,但是做的东西一点也不东方,希腊人自由散漫惯了,所以做东西有点漫不经心,不过在黑金属领域反而有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觉,没有那种推背感冲击,一点点感染你,这里的龙我觉得应该换成蛇更好一些。

    ————————————————————————

    Doctor Livingstone - Triumphus Haeretici (2017)

    利文斯顿医生,灵魂的收容所,朋克病人POGO后脑出血找他没错,分分钟把你改造成黑金党。从硬核朋克转型到黑金属的范本级法国团,所以你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从他们团名到封面一点也不黑金属,硬核人骨子里的那种冲动有所保留,黑嗓带着核味儿也是没SEI了,风格确实独特,所以如果有一天五月天说要玩黑金属你千万不要笑,金属党从不开玩笑。

    ————————————————————————

    Dumal - The Lesser God (2017)

    美国新晋Antitheism黑金属乐队,今年初的首张全长专辑算是目前最喜欢的一张,之前一月盘点提到过。Höllenlärm、Plague Lust班底组成。

    ————————————————————————

    Elfsgedroch - Op de Beenderen Van Onze Voorvaderen (2017)

    荷兰黑金属处女作,主题涉及各种黑暗神话传说以及历史,有点Ominous nature的忧患意识,恶灵伏法,天下归一。这张我是当成旋律黑来听的,有点清爽的民谣风。

    ————————————————————————

    Fjoergyn - Lvcifer Es (2017)

    德国史诗先锋黑班霸,也算是我的先锋黑启蒙团,心目中的最强乐队之一,时隔四年的新专辑,MA上又一张满分神作,之前的专辑全部签名版已全,这张也必收。此团听的是编曲部分,可遇不可求的音乐!

    ————————————————————————

    Horn - Turm am Hang (2017)

    德国老牌单人异教黑,今年最期待的新专辑之一。情怀所致,给个八十分吧。

    ————————————————————————

    Nemesis Sopor - MMXL (2017)

    德国黑金属乐队,表现人类和自然,带那么点空洞感的氛围,旋律可圈可点。

    ————————————————————————

    NORDJEVEL - Krigsmakt (EP) (2017)

    挪威新晋明星黑金属乐队,继去年的高分处女专辑之后,今年带来的最新EP,那种Self-destruction的内心压抑澎湃涌动,史诗化、悲情化的氛围让人跟着伤心。

    ————————————————————————

    Pestlegion - Dominus Profundum (2017)

    德国黑金属团首张全长,鼓手Toni Merkel算是德国黑金属80后优秀鼓手的之一,另外Björn Fratzer的嗓子也很纯正。

    ————————————————————————

    Pillorian - Obsidian Arc (2017)

    Nihilism, Misanthropy, Esotericism,Agalloch解散后的灵魂接力,John Haughm的音乐信仰没有灭。

    ————————————————————————

    Schattenvald - V (2017)

    来自德国实验民谣黑,描写的自然大地,我没有放在之后的民谣维京黑风格盘点中,因为我觉得这张并没有把民谣风当作卖点,黑金属的根还是那么有条不紊的,钢琴、管弦、合成器氛围什么的都星星点点的调剂了一番,史诗又唯美。

     

    ————————————————————————

    Streams of Blood - Allgegenwärtig (2017)

    德国黑金属团新作,巴伐利亚的魂,自我毁灭的人性扭曲面,沟壑中的苟延残喘,用步缓沉,泯灭人性的道义被植入音乐的止疼药中。听这张的时候有点小伤感,不止一次的思考人生。

     

    ————————————————————————

    Ungfell - Tôtbringære (2017)

    隶属于Helvetic Underground Committee的瑞士黑金属新军,首张全长专辑绝对抓耳,深受Peste Noire影响,海边吹奏一曲混沌的销魂曲,猫总去年底就签到PEST旗下真实慧眼识珠。

     

    ————————————————————————

    Utbyrd - Varskrik (2017)

    挪威交响黑金属新军处女专辑,吉他手和主唱曾是Iskald的现场成员,也参与多支乐队计划,抑郁黑、厄运和残死都玩过,这次尝试大气的交响史诗黑,虽然感觉质感略缺那么点意思(听起来太刻意展现宏大的编曲场面而忽略了黑金属本质,清嗓、死金元素不乏),整体而言还是技高大部分乐队一筹的。

     

    ————————————————————————

    Woe - Hope Attrition (2017)

    今年刚好是这支美国黑金属乐队成立十周年,发表的第四张全长专辑,早期的反宗教主义已经不再,一种反思化、挫败感的现实主义、存在主义油然而生,大段的铺垫RIFF耐人寻味。

     

    ————————————————————————

    Wrath From Above - Beyond Ruthless Cold (2017)

    来自法国的战争黑金属新军,今年发表的首张全长专辑,封面非常CCCP,大段铺垫的军事主义基调,管弦乐运用的非常到位,还融合了不少死金元素的冲击感、推背感的RIFF,看他们的LOGO你会觉得非常亲切。

     

    ————————————————————————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c1PXr7y 密码: 4acs

  • 一不小心将一篇乐评写成了一部叙事性论文

    关于Eternal Power,理科生学霸也许会祭出E=mc²公式,然后告诉你“爱因斯坦证明,宇宙能量是恒定的,它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历史系资深研究员也许会搬出希伯来大学公开了爱因斯坦的女儿Lieser当年捐来的1400封信,告诉我们爱因斯坦临终前还说了:“宇宙中一切物质都不存在,唯有精神永恒!”爱好古典音乐的理想主义文艺青年则会把爱因斯坦的那句“莫扎特从不为永恒作曲,但是正因为这个理由,所以他的许多作品均是永恒的”当做知音之言铭记于心。对于永恒和能量,也许爱因斯坦相比其他人更有发言权,但是对于一位音乐爱好者来说,永恒也许只是我们自己之于自己的一次自问自答,自我安慰,或者说是我们目光彼岸黑暗尽头里的一道光芒,虽然遥远,触不可及,但却指引我们生生不息,带着希望。而在这次通往永恒的旅途中,我们需要一种力量推动,让我们不至于在这段遥远、迷茫、充满未知恐惧感的路上腐朽幻灭。也许他们说的都对,能量守恒,万物归一,这是我们理性世界里的一次短暂见解,一次邂逅路上的不断感悟,而这路途的终点,一切感悟化作一点,在终点前的一秒,我们看到永恒的那一刻,也许就是问题的答案。那黑暗尽头的永恒之光也许就是我们的精神,即我们口口声声的Power,一种希望,不灭的力量,维系我们精神的一切支撑与向往。当我们不再关心永恒本身,而是将目光集中在我们通往永恒之路上所能做的一切能做能为的事情,也许我们才是得到了真正的永恒。

    其实关于永恒不朽的主题,自古以来,各行各业、权贵流徒,无论身份、地位如何,所有人的梦想似乎都是揭开这一关于生命、死亡的理想主义谜团。Eternal Power是种权利的永恒,古代君王贵族们无不希望获取,故时不少献媚的诗人或者君主本身的作品中大量充斥着“永”“恒”之关键字,比如著名女帝武则天就特别喜欢在自己的诗里表达对于永恒的追求,《唐大飨拜洛乐章•昭和》道:“舒云致养,合大资生。德以恒固,功由永贞。升歌荐序,垂币翘诚。虹开玉照,凤引金声。”而对于民间平民而言,Eternal Power则代表着一种生命的延续与寄托,因此才会有传宗接代获取血脉的永恒之志向。对于古老的东方生命哲学是如此,而对于西方人民来说,永恒的追求同样也是如此。在不同领域的艺术家们也时常通过不同方式表达着对于永恒的理想化、幻想化,言论、诗歌、小说、绘画等,甚至在宗教、政治、哲学思想中也在利用人们对于永恒的追求进行着诱钓式的洗脑。而在众多艺术表达形式中,尤以音乐最能集大成的表达其中精髓。通过旋律、故事性、歌词的意境、编曲变化制造的氛围感以及附加的音乐电视剧情等附带周边去刺激人们的无感,这种表达甚至有可能激发出人们的第六感而直面永恒,感受永恒之力的光芒。

    诗人常说,爱是永恒,而在音乐家的眼中,执着和理想,才是永恒,当然在不同类型的音乐风格中,这种精神也许会幻化成不同的形式和主题。作为一名金属音乐爱好者,当你打开MA金属百科网站查询关键词时,你会发现,有几百支带有Eternal永恒关键词名字的乐队,现实中这个数字或许还要多得多,而如果是以永恒作为主题的音乐作品,则更是无法统计。这是一种巧合,倒不如说是金属音乐人们共同的理想化精神。而在这茫茫乐队里,有一支来自中国的旋律力量金属乐队,取名“Eternal Power”,成立时间不长,却以一腔执念和硕硕微光,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永恒之路。在金属人的心中,Eternal代表着打不死、累不垮、声声不息的精神,而Power则代表这种精神的源泉,钢筋铁骨、不灭之魂,好比一种原力,一种动能,一把开启永恒之门的钥匙,也许在这里,Eternal=Power就成他们心中的恒等式。

    电影作品中常以永恒的力量解读英雄主义那种史诗情绪的由来,用语言、肢体、表情以及不同画面的剪辑带来这种精神的不同描绘。而在音乐世界中,手段方式看起来选择的余地较少,实则直白更有穿透力。音乐不同于其他艺术形式,有可能一段小节制造的旋律氛围就能瞬间点燃听着的感受体验,也可以选择铺垫较多的层次感递进方式,让听着自助选择,或者指引听着自己发挥主观能动性去感受不同想法,而无论如何处理,其目的显而易见,那便是赋予自己的感悟、理念、世界观以及主题化故事性于音乐中,让听着与自己为伍,一同踏上寻找永恒之力的过程。在我看来,Eternal Power在处理音乐主题与乐器编排上,做的已经非常到位,而相对于其他风格,他们的作品可能更需要娴熟的演奏技巧、合理的前卫化编排、抓耳度适中不至于甜腻的旋律段以及伶俐的RIFF配合听者的荷尔蒙随时跟着节奏和主题变化,听过他们作品的朋友一定会赞叹于他们在这几方面所作的一切,近乎完美,而且让我觉得可以媲美欧美乐队的那种气质。《尚书·虞书·舜典》曾道:"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这是一种古人对于音律和谐的终极标准,而今看来,要达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的程度谈何容易,而这也许正是Eternal Power想要达到的终极目标,正是那种永恒精神的原力由来。

    相对于音乐技巧、编排方面的功力程度这种听觉表象来说,故事主题则如同一首歌或者一张专辑的魂,无形的表达着创作者的一种音乐理念。而相对于极端金属来说,旋律力量类金属乐队多以励志、史诗历史故事或者探讨世界、畅想生命作为主题,Eternal Power乐队在其首张EP中所表现的,则是一种融合多重性的极富野心得广义式主题。从其封面中带来的一种深邃宇宙观以及重叠的多面性科技感图腾来看,他们将人性中多重的面通过不同的歌曲展示在众人面前。

    第一曲“The Shadow of War”,急促沉稳的节奏配以交响氛围,制造宏大的史诗场景,用不同基调的辅曲段落搭配快速的节奏切换表现着战争的残酷、人性的冰冷,人声故意用一种压抑的情绪唱出内心的控诉与悔恨。中段暴风骤雨过后,停顿片刻,节奏开始走向缓冲地带,一切归于平静,残局的背后,世人的麻木似乎才是战争背后的真实因果,一切报和业源于我们肉眼中不曾看到的战争中的阴影之中。平静的旋律化SOLO过后,键盘加入,如清醒的猛兽突然惊起,警报四作,利刃切割似的音色指引着它的每一次破坏,人们心中的蛊惑之声终于随着最后一个音节手起刀落。

    第二曲“Chasing Your Dream”明显直白很多,就是奔着梦想而来,人声变得洪亮高亢,很欧美化得气质瞬间提神,乐队的旋律创作力以及编曲中的前卫化脑洞瞬间大开,行云流水,如入凌霄,键盘一层层的将包裹的驰放式情绪缓缓打开,由燃入静,中段的情绪开始变得若有所思,古典主义式的一段钢琴SOLO配合款款深情的人声和贝斯的丝丝入扣,一切尽在困惑之中,而后一再的澎湃之荡,拨云见日,愁云消解,键盘音色又开始跳跃起来,由此,打开了通向梦想的仙境之桥,一去不返。

    第三曲“Say Love Before You Die”是那种每个力量团都喜欢加入专辑中的一两首柔情慢歌,在这里Eternal Power没有思考人生,而是用哀怨的叹息回忆情感闪回,让人记忆深刻并回味无穷的旋律跟随在情绪身后,像一面旗帜,告诉我们那段生离死别时留在此时此刻的永恒记忆。亲情、爱情,在时间面前都会被无情遗忘,慢慢消逝,所以人们寻找永恒,在那里寄托存放一切哀思和美好。在这首歌里,Eternal Power似乎更希望放下永恒,只回到从前,在旧时的时光里,停留美好。

    第四曲“When My Long Hair Waves Again”可以说是整张作品的点睛之笔,像一个回家的游子,战后幸存的战士,孤独的梦想者,此时此刻能想到的,只有重新盘起因为时光流逝来不及或者难以割舍的长发,重头再来,当孤独和悲伤不断涌现,寻找永恒光辉的路途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时,我们可以做的只有坚强,抖擞精神,再次出发。歌中唱出所有励志歌曲都该有的那份激荡和充满希望的情绪,旋律非常入耳,可以说听过一遍之后完全能够哼出的流畅,键盘时而用一笔一划、一镌一刻的冰冷音色表达内心的针扎与反抗,时而用高亢顿挫的有力连复段辅以高亢人声推波助澜的呼唤着困苦与磨难,任凭血雨腥风、山高路远,永恒不朽,声声不息,由此,Eternal Power乐队开启黑暗尽头的永恒之光。